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這個地方再無其他

我在乾涸的水邊做伸展
我是一位婦人我告訴他
雨要落下來,我在等
雨落下來砸中我
我在等石頭,我要看
我是一顆石頭砸在雨身上

他在水邊靜坐,緊閉的四周有光
他是皮膚緊閉的佛
留我在原地
我是肥皂,我是蟬,磨亮這片光
我是他從這陣光中打水
給小施主吃

他在水邊注視,行走的他
黑暗有如一只水桶
我在等水從黑暗中逃走
我在等水,我是從紅到黑的猴
黑暗有如一只水桶
我把寶石捧住
捧住,再放到桶中
一切都交給靜謐的夜空
乾涸的水桶,乾涸的水桶
開始下起流星雨
我在等水把你從黑暗中沖走

我在等寶石像蟬發自眼睛深處
我看不見,我在太陽的深處
他在水邊搖尾
再無其他祈雨的生物
他是狗,我是耳朵,有兩隻
再無其他

可能會用到的倒影
當我的身體裝滿和你一樣的水
最近的文章

小小的女孩

沒有人關心你
但他們關心你做什麼決定

我不一樣,
我在顏色鮮豔的眼睛裡找
暗沉的色調

我把全部的語言歸類
為一頭又一頭擱淺的鯨魚
我流下眼淚
一如沙灘留下貝殼

人類種起遮陽的植物。
你在閃爍太陽的水面跳躍,
腳尖輕點──堅硬如冰──
小小的女孩
刺瞎鯨魚的眼睛

為了不看見同伴的哀傷。
他們決定關心自己的眼睛

時間的乳房

你有看見那條虛線嗎
從那裡折到這裡
像走路那樣,重複
吃掉重複的部分
人生的面積越來越小
你不再叫他世界
你改口。圖書館。書店
子宮一樣的廁所

你又看見那條虛線了
今天的領口,明天的,後天的寬鬆
你知道山不是世界的隆起
而是過敏嗎
今天的寬鬆,昨天的,前天的領口
怎麼來到這裡就怎麼回去
打開,但不再走路
因世界不單單由黑夜所組成
因天空不只有樓梯

你有看見那條虛線嗎
我沒有任何建議
我沒有見過第二顆太陽
我只是按下按鈕
在連光都不想放開腳步的地方
我從不學習,只是得到

這就是為何我可以
安心宣告:
時間站在我這裡
時間是我發育完全的乳房

上邪

失去上進心並不要緊
在失去這方面
我擁有從容足量的自信

在第一年,相愛是一樁美談
爭吵或可伴隨落葉
輕輕的在對面的院落一吻
踐踏草坪,一如國家的年度預算
用量需要美化

第二年還未到來
但我已經想見
一張桌子,兩雙碗筷
氣象預告中有風暴從海上來襲
門外,一架飛機輕巧地降落
屋內空蕩無人
我在山上一遍又一遍確認,黃昏的漸層
確保你的航線正常

只要善良依然
時間就會持續流淌

直到我忘記要去哪裡
在各執一子的棋盤上
沒有任何美夢,從小就被挑選
如果能這樣安詳的放牧
排除疑惑,替過路人指路

第三年
滿出來的舊衣回收箱
那麼多愛
在缺乏打理的荒原
只是氾濫

但我並不氣餒
回到家向你傾訴,所見的荒謬
你沒有回應
只是褪下我的衣物,扔到床上

巨人篇

有什麼話語可以擊沉我的航母?
當我聽見你說而我如墜地獄
一遍又一遍澆灌自己有如失去神力的耶穌
葡萄酒,軟木塞,我拿出開酒器
然而諸君,雲朵們共掌一職
降下陰影當我要為你開酒
風從耳邊掠過帶走我要你聽見的聲響
噗通。
沒有人可以否認

一塊木頭走不走運
取決於他天生的質地
然而什麼都是一時的
一如他生來就要走向水面
這你不能否認
就要被欺侮,就要酩酊拯救世人
然而什麼都是一時的
唯有他不再重來

醒來沒多久,他聽見
有人喊他的名字
打開窗戶,僅僅是打開窗戶這個動作
他不知道練習過多久
天火於焉從中降臨
從年輕一路垂下到衰老她的乳房
世界和她的性慾
鋪展在地上
一如粗魯從不養護的皮膚

她的性慾還是矯健,不曾踏破
成型多年的山峭
禁不住探問,這隻羚羊
出自誰家誰手
為什麼她蹄下的石頭
看起來像生生擰成的抹布
她是這座山的尚未安息,還是清潔婦
如果她曾短暫停下旺盛的生命與韻律
那麼就是現在

然而我如墜地獄在失重中思索
普通的痛苦於我如生活
每一次我重擊地面並且每一次
在生活中復活
我感覺一切的規模不比以往
我感覺小,或者說我前所未有
這次沒有窗戶
沒有任何人的聲響

我要說這是不對的

我要說這是不對的
這是我從惠特曼那裡學來的
一切順心如意
世界,誰為他命名?
所謂我的世界
不在人多時顯現

這正是我與他的差別
我要說這正是情感
正是別人的記憶打在臉上
變成魚尾

沒有島嶼沒有水域
沒有倒不出湖泊的島嶼
我要說但我不會說得太多
不早不晚的時代已經來臨
我的伴侶朝我走來

但我動也不動以為自己是他
好似船長喝醉,水手不管不顧
我就在這裡等
儘管我要說這不意味什麼

我不介意太陽現在就要落下
而且落下
我不介意他人丟給我什麼
而且有什麼

我現在就要擺脫,並且以擺脫為樂
以受影響為人類的典範
我要說這是誰也擺脫不掉的快樂
我要說:這正是我對你的愛情

業配冰水

這杯水好喝
尤其在我喉嚨發炎時
冰涼,真的冰涼
像來自高山的流水
我也是來自鄉下的孩子
你說這兩者有什麼關聯?
你很聰明
沒有
我只是在示範我童年的技藝:
跳躍。如何從一顆石頭
跳到另一顆石頭
而不被河水沖走
像來自高山的河水
什麼你說你也是
來自鄉下的孩子
但其實我沒有很想知道
你來自哪裡
我關心的只有這杯水
好涼好好喝